• <source id="qni69"><optgroup id="qni69"></optgroup></source>
    <rp id="qni69"><meter id="qni69"></meter></rp>
    <rt id="qni69"><nav id="qni69"></nav></rt>
  • <tt id="qni69"><noscript id="qni69"></noscript></tt>

    <rt id="qni69"></rt>
  • 在線咨詢
    稿件出版
     
    msn: msn:
    最新公告
    更多>>
    目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文學 >> 白色沙漏
    白色沙漏
    /王貞虎
    01
    周賢林和劉心蕊是相當要好的青梅竹馬,他們倆住的近,又是就讀同一所高中,兩人習慣了一同出門、一同回家,相處間總有著淡淡的曖昧。但也許是因為課業繁忙,又或許是掩飾得太好,班上沒有任何人察覺他倆之間的異樣情愫。
    高三那一整年,他倆相約每天一起到圖書館讀書,以默契十足的戰友狀態一同度過這段煎熬的備考時期。
    高考考完的隔天,周賢林依著慣性,在七點半起床、八點出門,到劉心蕊家等她出門,再一起去圖書館。直到超過了平時等待的時間,他拿起手機想催促她時,才注意到手機上的考試倒數日期已是負的。他摸摸鼻子,趕緊轉身準備回家,卻見她匆忙的出門,焦急往他的方向小跑而來,輕喘問道:“抱歉,等很久了吧?”
    意識到她大概和自己一樣被習慣掌控了,他開口提醒道:“已經考完了。”
    她愣了愣,可愛的表情讓他耳尖發熱,兩人有默契的相視而笑。他們還是去了圖書館,卻是去平時不曾踏足的影視區,兩人決定在此打發一上午的時間。他們選了一部歡樂片,從頭笑到尾,看完后雖然不太記得劇情到底演了什么,但卻有股發泄的感覺。
    中午,兩人在圖書館附近的小吃攤點了兩碗清淡的三鮮面,愜意的享受考完后的放松。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休息過了,升學的路一直都是壓抑的,好不容易放松下來,周賢林看著劉心蕊的臉,思索著要在什么時機向對方告白。
    劉心蕊在周賢林面前揮了幾次手,發現對方毫無反應,于是好奇的問道:“你發什么呆呢?在煩惱志愿嗎?”
    “噢,不是,不是在煩惱那個。”
    “那你已經想好要選填的志愿了嗎?能不能和我說說?”
    “嗯,我之前就有先排出幾所想讀的學校和科系。”周賢林一邊在背包里翻找紀錄志愿的紙張,一邊問道:“你呢?有想好要填什么志愿了嗎?之前也沒聽你說過想讀哪間學校。”
    劉心蕊露出神秘的笑容:“這個嘛,等發榜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你稍微透露一下嘛,至少告訴我是在哪里的學校呀?”
    “北京。”
    周賢林臉上的笑容微微僵硬,他很快掩飾下心中的驚訝,接著說道:“之前都沒聽你提過,我以為你會留在重慶。不考慮留在重慶,畢業后再考慮去北漂嗎?”
    劉心蕊搖搖頭,繼續說道:“那是我母親的故鄉,我父親現在人也在北京工作,我本來就打算高考發榜后就跟母親一起去北京。”
    “那你,四年之后,還會回來嗎?”
    “不知道,但是我們可以繼續保持聯系呀,以后你可以來北京找我玩。”
    02
    那天直到兩人各自回到家,周賢林都沒有表白,他十分焦慮,這一分別,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相見,他們有可能在一起嗎?他看著自己排好的志愿,心中涌起一股沖動想將那張紙徹底撕碎。他終究忍下了這股沖動,仔細的看了一遍自己的志愿后,他放下那張被揉皺的紙,煩躁的走出家門,小跑步到附近的公園。
    坐在公園的小椅子上,他放空自己看著遙遠的天空,傾聽著一旁在溜滑梯上玩耍的孩童嘻鬧聲,直到天空黯淡下來,耳畔邊的聲音漸消,他才察覺到自己內心巨大的空洞感。這是即將失去的感覺,他獨自思索著,都說考上大學之后是一段新的開始,他怎么覺得這個起點如此落寞?
    在多番掙扎之后,他傳了訊息邀約劉心蕊明天中午見個面,一起吃午餐。周賢林心中忐忑,他決定明天就向劉心蕊告白。
    那一晚他睡得十分不好,他一直夢見劉心蕊堅定拒絕他的場景。噩夢驚醒之際,他不斷安慰自己,夢和現實總是相反的,劉心蕊會答應他的。              
     03
    隔天中午,兩人用餐到一半,劉心蕊忽然盯著周賢林,曖昧的笑了一下:“你今天約我出來是不是要跟我告白啊?”
    周賢林差點把嘴里的肉都吐出來,他趕緊灌下飲料,又咳了幾聲,好不容易喘過來,卻看見劉心蕊一直微笑著等他回復。
    “那個,我、我——”
    “你超明顯的,今天穿得比平常還正式。”
    周賢林拾起桌上的紙巾輕擦嘴角,有點害羞卻又無比認真地看向劉心蕊說道:“我喜歡你。”
    “嗯,我知道了。”
    “那你,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我想和你在一起,但是……”
    “升上大學之后,我會努力打工,在寒暑假的時候到北京去找你。我想過,我們會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辦法見面,可是現在網絡這么發達,我們還可以視訊,一定能克服的!”他越說越覺得自己像個熱血少年,緊張的心臟瘋狂亂跳,他怕劉心蕊最后給的答復仍是拒絕。
    “我們還是先不要在一起吧。等到大一結束,如果我們的關系沒有變得疏遠,到那時候,如果我們還喜歡彼此,就在一起。”
    周賢林沉默半晌,他直視劉心蕊的目光,慎重地說了聲好。
    那一刻,他是真的發自內心地相信時間和距離不會沖淡他和劉心蕊之間的感情。
    04
    暑假期間,周賢林找到一份短期的兼差,他在一間便利商店工作。發榜那天,他得知劉心蕊順利被北京一大學錄取,而他也順利被分發到自己心目中的前三志愿。在那之后,他把握著有限的時間,只要沒有排班的日子,都會約劉心蕊出門。他知道,再過一個月,她就會離開這里。
    在這個月內,他和劉心蕊去過很多地方,但最讓周賢林印象深刻的是他們一起到渝中沙雕藝術季的那時候,那一天劉心蕊第一次點頭答應讓他牽著手,他還記得她那明朗的表情。他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和劉心蕊交握的手上,感受著彼此的溫度,那個時候,他完全忽視周邊的沙雕,眼里心里都只剩下她一人,心中狂喜不已。
    劉心蕊看著沙雕,輕快地笑著:“沙子好像總是握不住的,我記得小時候玩沙,握得再緊,邊走還是會邊灑。有一次我還故意握著一把沙,走在某個同學前面,風一吹,手上的沙就吹散到那個人的眼睛里,他當時哭的好慘呢。不過我已經不記得他是誰了,也想不起來那時候為什么要這樣整他。”
    “那一定是他的錯,你這么溫柔,不會無故整人的。”他笑著說道。
    “你太浮夸了,”劉心蕊開懷的笑出聲,指著自己問道:“我哪里溫柔啊?”
    他停下腳步,將交握的手收緊,低聲問道:“心蕊,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不好,說好了要等一年之后。”她笑著把手抽開,邁開步伐繼續往前走。
    陽光之下,周賢林凝望著劉心蕊燦亮靈動的背影,心跳漏了好幾拍,恍惚看見荒漠中的綠洲女神,他帶著虔敬的心情跟隨在她身后,就像一個永恒的信徒。
    05
    時間總是殘酷,很快就到了劉心蕊即將離開的日子。那天的天氣特別明朗,一如彩色的節慶般,令人興致高昂。周賢林起了個早,特地陪伴劉心蕊搭車到機場。一路上,兩人的話都很少。周賢林內心五味雜陳,這些日子的美好回憶一直在他的腦海中閃現,他真的不想讓劉心蕊離開,但他還是盡力阻止這種想法在心中蔓延。他鼓勵自己,下次再見到劉心蕊時,他會變得更好、更成熟,讓她徹底愛上自己。
    臨別前,劉心蕊送給他一個淺藍色的沙漏鑰匙圈,讓他留作念想。
    “這沙漏你要好好收著,下次見面的時候我要看到你還帶在身上!”
    周賢林眼尖的發現心蕊手中還握有一個淺粉色的沙漏鑰匙圈,顯然這兩個鑰匙圈是一對的,他內心竊喜,連應了好幾聲:“你放心,我一定帶在身上,天天都帶在身上,絕不會弄丟的!”
    劉心蕊臉頰微紅道:“別這么大聲啦,你害不害臊啊!”
    周賢林傻笑著輕擁住心蕊,在她耳邊低聲說道:“我很快就會去找你,請你一定要等我。”
    劉心蕊在周賢林懷里點點頭,并伸手回抱住他。
    陽光從熾熱到隱沒,劉心蕊離開的那天晚上周賢林失眠了。他不斷想著劉心蕊現在在做什么,雖然不久前才收到平安抵達的信息,但那只字詞組無法消除他的想念。他看著放在書桌前的沙漏,象是下了什么決心似的,坐直身體,打開桌上的筆記型計算機,瘋狂查起了劉心蕊所讀大學的相關資料。
    稍早,劉心蕊離開時,他只覺得悲傷和落寞,然而此刻,他看著網絡上無數的資料和一些景點的圖片,他變得滿懷期待,期待下次的會面,期待能再次擁抱劉心蕊。周賢林開始著手規劃起安排大學四年要達成的目標,就在這樣的忙碌規劃中,一夜無眠。
    06
    進入大學后,周賢林熱衷于運動,他參加了系上的排球隊和羽球隊,在沒有訓練的晚上,他會一個人到操場慢跑,或是兼任家教老師,藉由讓身體徹底疲憊來擺脫失眠,效果還不錯,在與劉心蕊分別一個月后,他已經可以不再受到失眠的困擾。寒假來臨之前,他終于賺取到足夠的錢,可以支付機票錢、旅費、下學期的學費和住宿費。
    學期結束時,除了家人之外,他沒有告訴任何人,包括劉心蕊,一個人提著行李便偷偷跑到北京,想給對方一場驚喜。當他到達劉心蕊就讀的大學時,內心激動不已的他開始逛起了這座彷彿有著劉心蕊氣息的校園。他想著,他們很快見面了,她會露出什么樣的表情呢?會不會驚喜的沖過來擁抱自己?說不定這樣逛一逛就會碰到劉心蕊了,周賢林傻楞楞的笑著,繼續向前漫步著。
    直到他逛到校園的一處角落,看到一個神似劉心蕊的女生,旁邊還有一個男生親暱的牽著那個女生的手在散步。他繃起神經,起初還想著應該是自己看錯了,后來他手上前幾步,聽見劉心蕊開朗的笑聲,且更清晰的看見了對方的面容,他完全確定了那人正是劉心蕊。
    他的心神在一瞬崩毀。
    周賢林走到那兩人面前,看著劉心蕊震驚又尷尬的表情,微笑說道:“能借一步說話嗎?”
    劉心蕊身旁的男子充滿戒備的看著周賢林,他看到那個人把劉心蕊的手握得更緊,他的心臟在那一刻彷彿也被人擠握住,痛到幾乎要爆裂了。
    過了一會兒,劉心蕊才彷彿回神般,冷漠的說了句:“你是誰啊?我又不認識你!”
    那男子稍微放下警惕,不屑的對周賢林說道:“你有啥事?有什么話不能光明正大地說,非要借一步兩步說的?”
    他的經脈在劉心蕊說了那句撇清關系的話語之后抽象性的碎裂了,他冷酷的看著劉心蕊,平靜的開口道:“還給你吧。”說罷,便把手上的沙漏鑰匙圈丟在地上,頭也不回的走了。
    他隱約還能聽到身后一男一女爭執的聲音,他一邊加快步伐,一邊壓抑住不停涌上的鼻酸,心里沉悶又暴躁的起伏著,他失去了閑逛校園的興致,一個人到商店買了幾罐啤酒和一包香煙后,便回到事先訂好的酒店里去了。
    一個人喝著悶酒,周賢林幾乎有把房間里的裝潢擺設全部砸爛的沖動。喝到最后,他無力的躺倒在床上,腦海中不停想起室友在他來之前給他的鼓勵,還有他拚盡全力獨自努力的那些個夜晚,如今,在那對男女的身影之前,他所做的一切是那樣的微不足道。
    “心蕊……”為什么就不肯再多等他一下呢?他感到相當憤怒,理智上卻又明白自己沒有對她生氣的立場,畢竟他和劉心蕊并非正式交往的男女朋友。在內心深處,某部分來說也是那種得不到的不甘心在牽引著他的憤恨吧。
    他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因為實在不想與劉心蕊交惡,即使她這樣拋棄了自己的心意,他竟然還對她滿懷心疼。他替她辯解著,也許就是因為初來乍到,還不適應在這里的生活,又因為自己沒辦法照顧到她,才會讓別的男人有機可趁吧。他憎恨的對象變成了自己,就這樣想著想著,也沒那么生氣了,更多的是難過和傷心。
    從床上坐起來把最后一瓶酒喝完之后,他才覺得累積的勇氣足夠了,伸手拿出手機準備用微信留言給劉心蕊,向她道歉自己今日的唐突與粗魯,順便與她道別。
    到底是朋友一場,縱使心中惱怒,他也不想走的那么決絕。
    拿起手機一看,他才發現劉心蕊在微信上傳給他的訊息:“我想我們以后不會也不該再見面了。今天你看到的那位是我男朋友,我和他已經相處一段時間了。我不想讓他對我有什么誤會,你就不要再來找我了。”
    原本還想打電話給劉心蕊,在看完訊息后,他僅僅只回復了兩個字符:“好。”便把對話刪除,并順手將劉心蕊從好友的名單中剔除了。這一回他死了心,沒想再黏糊上去惹對方厭憎。把手機隨手扔回桌上,他點了根煙抽著。從沒有一刻像現在這樣想麻痺自己的心,他強迫自己冷漠下來,卻意識到自己無法在這一時之間掐滅心中的愛情。
    眼角發了狂似的溢出淚水,這次他沒再忍住。
    07
    那是他的初戀,時隔幾年,他還是經常會夢見。他費盡心思地追逐著劉心蕊的身影,最終也只是一場空。爾后,一直到大學畢業他都沒有心思在戀愛上,這期間也曾有兩三個女孩倒追過他,然而都被他微笑著推拒了。
    在大學畢業后,高中同學找他一起到北京游玩幾天,經過幾番掙扎和猶豫,他終是點頭答應。到達當地之后,他們一行人先到二環路的某間酒店擺放行李,這期間他聽見同學們在討論著那位他許久沒聽聞過消息的劉心蕊。
    連在心底默念她的名字都令他感到那樣陌生,他想著,或許是時間沖淡了一些傷痛,他好像沒這么難受了。
    “賢林?賢林?周賢林!你發什么呆呢你?喊你三次了也不理人的,思春啊?走了!”他的老好友黃少安拍他一下,接著又興奮地說道:“說,你在想誰啊?發呆發成這樣?偷交女朋友了是不是?給我老實招來,我告訴你,這事兒坦白從寬!”
    “這沒有發生的事情怎么跟你坦白從寬啊!發個呆都能被你腦補成這樣,我們以后還能不能一起愉快地相處了?”
    “是嗎?唉呀,你別生氣別生氣,我就是說說而已,沒有別的意思。只是聽說我們班上有個女生最近要結婚了,你知不知道?唉,我這心里就跟著有點兒著急,你也曉得,我到現在連個伴都沒有,這都幾歲了,我也想趕緊找個伴把我的人生給定下來啊。”
    “少安,我們這才二十三歲而已!你別把二十三歲說的那么夸張又那么顯老行不行啊?”
    “靠,我要是也抱持著你這種想法,猴年馬月才能交到女朋友啊!”
    “你都著急幾年了,還差得了這一時嗎?”
    “唉,你說得也有道理啦。算了,和你爭這個我還不如多花點時間去找我的另一半呢!對了對了,你記不記得那個很安靜的女生?那姓劉的,我忘記她全名了,這次就是她要結婚,大伙兒才特地揪團趕來這里的,過幾天就是她婚禮了,你也準備準備,打理一下自己,說不定到時候可以在她婚禮上邂逅個有緣人也說不定啊,嘿嘿。”
    周賢林內心震動了一大下,他還記得高中時期,班上姓劉的女生也就只有劉心蕊一個人而已。一直以來,高中同學都沒有人知曉他和劉心蕊之間的種種,他和劉心蕊當年走的是非常低調的路線。這么些年來,他也從沒想過要解釋,他不想讓任何人揭開自己的傷疤。
    周賢林面上努力裝作淡定的緩和氣氛道:“呦,這么久沒見,有長進了啊,現在連邂逅這個詞都會用了。”
    “那是!我當然要有點長進了,以后才好教導小孩,這樣也可以順便省下不少補習費!”
    “你會不會想成家立業想瘋了,這都還沒出社會呢,連找伴也沒個影子,就想著孩子了?”周賢林笑著說道。
    “這些事都是要趁早準備的嘛,嘿嘿嘿。唉呀唉呀,你這個萬年單身漢不會懂的。”
    沉默了一下,周賢林又問道:“婚禮在什么時候啊?怎么揪團來北京之前也不事先說一聲?我這次完全沒有帶到正式的衣服。”
    “好像是在三天之后吧。我也是直到上了飛機才知道這件事情,余小媛說其他人都有收到喜帖,她以為我也有收到呢。哥兒們,那這樣聽來,好像就只有我們兩個沒收到喜帖啊,那劉什么的,至于那么針對我們兩人嗎?我不記得和她結過仇呀,我猜應該是寄丟了吧?”
    周賢林默然的想著,大概因為黃少安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所以才和自己一樣沒收到喜帖,想來劉心蕊并沒有邀請他參加婚禮的意思。周賢林的嘴角隱隱露出有些苦澀的笑容,緩慢地說道:“說不定人家真的沒想邀請我們,就這樣去了反而才尷尬吧。況且我剛好沒帶到衣服,這婚禮,我就不參加了。”
    黃少安歪著頭打量起周賢林,接著說道:“我說這位大哥啊,衣服什么的完全不是問題吧?你現在就去給我照照鏡子,瞧瞧你自己,身上穿的這套衣服看起來就這么人模人樣了,哪還需要操心啊。這么好的場合,咱們可得把握機會啊!欸欸欸,只顧著說話,我差點就把正事給忘了,我這就是來提醒你,趕緊的我們先跟大家會合吃晚餐去吧,估計大伙兒都在等我們兩個人了。我們邊走邊說吧。”
    黃少安打開房門走了出去,周賢林跟在后頭,又聽黃少安說道:“今晚就是要去和那姓劉的吃個晚餐,那也是大家后來商量的結果,畢竟只有我們兩個人沒收到喜帖,其他人都覺得沒收到喜帖就貿然跑去參加人家婚禮太沒禮貌了,待會聚餐就先知會她一聲,如果她不高興,那咱們也就不去參加婚禮了,省得尷尬,也省下個紅包錢,我以后還要給孩子上學繳學費呢。”
    周賢林大笑出聲,內心的忐忑因而減緩不少。他邁出步伐,決定順從自己的心愿,去見劉心蕊一面。他其實也很想看一看即將嫁人的劉心蕊會是什么模樣,雖然她要嫁的那人,并不是他。如果她拒絕自己參加婚禮,那他自會離開。
    那天晚上,劉心蕊穿著輕盈簡便,臉上還畫了淡妝,看起來比以前成熟漂亮很多。周賢林幾乎無法將眼前這個人與過去的劉心蕊畫上等號,她身上曾經有過的親和力與樸素的氣息全都消失了,變得有些高冷,于他而言遙不可及。
    聚餐期間,他和劉心蕊不經意地對上幾眼,對方的視線并沒有在他身上多做停留,很快便移開了。整個晚上周賢林都有些渾渾噩噩的,唯有劉心蕊開口說話的時候,他才會把注意力拉回來,低著頭專注地聽她笑吟吟的和其他女生聊著這幾年在北京的生活狀況。
    劉心蕊的結婚對象是她大學同學,那人是個富二代。他們交往三年,一畢業就結婚除了是對方家長的要求,更主要的原因還是劉心蕊懷孕了,肚子已經有三個月大了。
    周賢林覺得自己幾乎無法再聽下去,然而他還是留戀著對方的聲音,那是他所能抓住的,與過去的劉心蕊唯一的連結。縱使她所吐漏的話語是那樣的殘酷,他低頭聆聽著,裝作是在喝著白開水,他卑微的努力著,想把那些聲音牢牢地記住,并忘記字面上的所有涵義。
    他不再看劉心蕊,也不與再她有任何眼神上的交集。這場初戀已然逝去,他早就不認識現在的劉心蕊了。就這么想著,周賢林開始和身邊許久不見的高中同學談笑風生,也逐漸不覺得這場同學會有多么難熬了。
    在聚會結束之前,黃少安喝得有些醉,他半開玩笑的對劉心蕊說道:“劉同學啊,聽說你要結婚了,我先在這里祝福你和你的未婚夫百年好合。不過啊,可能是我和賢林住的地方都太崎嶇,你寄來的喜帖好像被郵差給弄丟了,我們兩人都沒有收到,實在是很不好意思啊!”
    劉心蕊微微愣住,臉上有些發紅,但她很快便反應過來,笑咪咪地從包包里拿出兩份喜帖來:“沒關系,我這里剛好還有帶到幾份,到時候再拜托你們大家一定要來捧場。”
    “一定一定,我就知道是郵差的問題,明明以前我們就沒有什么過節嘛!我還在想,要是我以前哪里得罪過你,今天一定要向你好好賠個罪!來來來,我們來再喝幾杯!讓我給你、給你賠個罪吧!”
    其他人紛紛拉住黃少安,余小媛趕緊說道:“心蕊,你別理這個酒鬼,醉了就和瘋子一樣。你現在是孕婦,少沾點酒。”
    “不要緊,倒是我思慮不周,真是不好意思,沒想到竟然把喜帖給寄丟了。小媛,等他之后酒醒了,再麻煩你替我向他致上我的歉意。”劉心蕊又抬頭看向在場的人,優雅的微笑著,語氣懇切地說道:“請大家過幾天一定要來參加我的婚禮。”
    “我會幫你跟他說一聲的,你放心吧,他這個人那么粗線條,何況這又不是你的錯,我向你保證,他一定肯定絕對是不會介意的。我們大家一定會去的,那可是你人生中的重要場合!”余小媛回復道,在場眾人也跟著附和起來。
    “那我就先謝謝大家了。時間不早,我差不多該回去了。”
    “嗯,過幾天再見,掰掰。”
    08
    一直到劉心蕊搭車離開,都沒有和周賢林說上一句話。回到酒店后,余小媛單獨把周賢林帶到一旁的角落,滿臉疑惑地問道:“賢林,你跟心蕊是不是發生過什么事情?”
    他聳聳肩,無辜地說道:“沒發生什么事啊。”
    “難道真的這么巧,就你和少安沒收到喜帖嗎?”
    周賢林有些好笑的看了余小媛一眼,說道:“就是這么巧啊,郵差同時把我們兩個的喜帖寄丟了。”
    “你……”
    他故作正經的說道:“你就別責怪郵差了。”
    余小媛見周賢林似乎不想多談什么,便微笑道:“好。我回房休息了,晚安。”
    “晚安。”
    當晚,周賢林躺在柔軟的床上,大腦還有些恍然。不知為何,腦海中一直不斷重復著當年劉心蕊的笑容,還有她那句輕盈的話語:“沙子好像總是握不住的。”
    他夢見自己在沙漠中尋找方向,風和沙往他臉上吹拂,渾身黏燥。他在廣漠的天地間迷失了自我,被旱烤在毒辣的陽光下。夢里,曾帶在身上許久的那個沙漏被遺落在黃塵沙海,時光隨著蜿蜒細小的通道不停下墜,他的心也和那早就被他丟棄的沙漏一樣,最終干涸枯寂,失去生息。
    婚禮那天,場面盛大而熱鬧,簡直就是有錢人家在顯擺自己的富有程度。桌邊的女同學有的人發出羨慕的贊嘆,有的人則酸溜溜的嘲諷著。新娘致詞的時候,說了許多和新郎相識的過程,她不停稱贊對方的溫柔體貼,說到后來還哽咽哭出來了。臺下的賓客也跟著鼻酸,新郎握住她的手,吻去她流下的眼淚。
    周賢林漠然地看著舞臺上的新郎新娘接吻,耳邊響起新娘帶有輕微鼻音和顫抖的話語:“謝謝你,霍洋,這是我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婚禮。”
    “這是我永遠無法給你的婚禮。”周賢林在心里呢喃,接著他輕啜了一口手中的酒,佯裝成最平靜的模樣,彷彿參加的是陌生人的婚禮,無聲的夾起桌上的食物迅速吃了起來。
    黃少安最先發現周賢林的作為,他小聲地指責道:“哎哎哎,賢林,你這人真是太無趣了,這么感人的場面你竟然趁大家不注意偷吃起來了啊?那道菜是我愛吃的呀!哥兒們,留點給我吧,手下留肉啊!”說著,他一邊伸手想搶奪盤子里剩下的烤鴨肉。
    同桌的其他同學一聽桌上的菜已經有人動筷了,各個抹干眼淚,擺出兇猛的氣勢埋頭狂吃起來。余小媛看著大伙兒的吃相,不禁哈笑出聲,桌前原先催淚的場面一瞬間便得歡騰不已。
    一行人彷彿回到學生時代,沒有人注意到新娘有些落寞的單手握拳,也沒有人注意到低頭扒飯的周賢林因酸澀而略微顫抖的表情。
    婚禮舉行的很順利,一行人在離開前湊到新娘身旁留影合照。周賢林恰好被擠到劉心蕊身側,這一次他沒有避開,而是趁著些微的酒意,將內心深處的失落和嘆息暫時壓下,竭力發出一聲不輕不重的祝福:“新婚快樂。”
    劉心蕊像應付每位賓客那樣,露出恰到好處、公事公辦的笑容向他道謝。
    那是他認識劉心蕊以來,見過最端莊美麗,卻也是最陌生的她。他的情感在剎那間被封印,他的執著也一并被那抹笑容給沖散了。
    離開婚宴會場的時候,周賢林沒有回頭,筆直地朝門外走出。他想,這輩子大概沒有什么機會再見面了。
    婚禮參加完,這趟旅程也很快就結束了。回到現實生活中,他們的人生還得要繼續走下去。
    09
    出社會工作了幾年,周賢林變得越發成熟穩重,他從一個基層的小職員做起。當他好不容易升遷到一個小主管的位子時,公司來了一個初入職場的年輕女孩,名作曾文莉。
    周賢林與這樣一個新人基本上沒有太多的交集。然而,他卻多次撞見她因不熟業務而被直屬主管責罵,也經常在加班后發現整個辦公室里只剩下這位新人在桌前努力不懈的熟悉職務,他象是看見剛出社會時的自己。周賢林開始會在加班后要下班時給予曾文莉幾句指點,讓她能夠更快進入狀況,把工作做得更好;曾文莉也經常悄悄準備小點心來感謝周賢林的指導。
    這樣的一來一往,大多數是在加班、辦公室里只剩下二人時發生,因此沒有同仁知道他們這段隱匿的交集。曾文莉的直屬主管對其越來越滿意,交付下來的工作日益增多,曾文莉也越來越依賴周賢林。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曾文莉開始會像個小女孩一樣,對他撒嬌抱怨工作量太多,在下班后尋求他協助的次數越來越多,偶爾甚至還會若有似無的和他有肢體上的接觸,曾文莉和周賢林肩并肩行走時,他們兩人的手經常會碰撞在一起;她也會開始主動喂他吃自己準備的那些小點心,雖然周賢林都是頗為尷尬、難為情地拒絕,但曾文莉還是每次都會擺出要喂食他的舉動。
    周賢林有感覺到,自己大概走入了某個人的心里。他有些恍惚的想著,什么時候也能有一個人走進自己的心里,讓自己可以全心全意地去疼愛,解除過去的枷鎖和恐懼呢?
    某日下班后,黃少安約了他一起去吃火鍋。離開辦公室前,他特意忽略曾文莉尋求援助的神情,裝作忙碌的樣子打了通電話給黃少安通報大約能抵達餐廳的時間。
    不能再這樣下去,周賢林想著,他對曾文莉有些愧意,一是愧今天無法留下來陪她加班,二是愧自己根本回應不了這段情意,他不能再讓她把情感投注下去了。
    周賢林和黃少安約在公司附近的一間麻辣火鍋店。
    “賢林,咱們哥倆還真是好久沒出來聚餐了。以后要再像今天這樣聚,機會恐怕又更少囉。”
    “發生什么事了?今天怎么這么感慨?”
    “公司之后要將我調派到北京,沒意外的話大概會在那里待個幾年時間,如果做得好,在那兒定下來也不是不可能。”黃少安一邊說,一邊開了瓶啤酒罐了幾口后又說道:“這家店的啤酒可以喝到飽的,你酒量比我可好多了,待會兒我要是醉得不行就再麻煩你把我架回家吧。”
    “沒問題。”
    “我還有個喜訊沒跟你報上呢。賢林,我、我要當爸爸了。”
    周賢林差點把嘴里的果汁吐出來,他順了幾下呼吸,淡定不了的問道:“還跳過結婚這一關直接有了?”
    “這不是現代人的常態嘛,這么驚訝做什么?一個不小心就有了,交往這么多年,這次有了,我們已經決定要結婚了,下半年有個好上加好的日子,到時候再給你發喜帖。我打算帶我未婚妻一起到北京去。”說起未婚妻,黃少安一臉的幸福洋溢,“這都多虧了小媛當年介紹我和湘柔認識。話說回來,你呢?這么久了看你好像都沒什么消息,別說兄弟我不關心你,如果你有需要,我可以幫你介紹幾個相親試試看,總會找到伴的。”
    “可能就是時候還沒到吧,像現在這樣單身也挺好的。”他已不再和從前一樣能輕易交放自己的情感,他沒有勇氣再那樣肆意的去愛一個人,年紀漸長,她在情感上也變得含蓄許多。
    “這都過幾年了你怎么還這種心態,別以為你還年輕有本錢,要是有遇到機會的話還是趕緊下手吧。”
    “別瞧不起單身漢啊我告訴你,我一個人也過得很快活。”他不想和黃少安糾結單身不單身的問題,只好笑著轉移話題道:“我還沒問你呢,少安,你跟你未婚妻怎么求婚的?當時你緊不緊張?”
    黃少安邊聽邊夾了幾塊肉大口吃起來,模糊不清的字句從他的口齒間發出:“當然緊張啦,不過呢,時候到了你就會被時間推著走,一切都順理成章。她答應我的那時候,我整個人身體都在飄啊,那個暢快,等你哪天求婚成功你就知道。”他吞下嘴里的東西,說道:“欸,這鍋辣得夠勁兒啊,改哪天我帶湘柔一起來嘗嘗,我家湘柔和我一個樣,都特愛吃辣!”
    “你別那么放閃了行不?再說了,孕婦能吃辣嗎?”嘴里雖然嫌棄好友放閃,但周賢林心里上卻開始對于結婚、組成家庭有了一點點的期待。
    “這我倒是沒研究過,多謝你提醒呀,我把這家店放入口袋名單,以后鐵定要帶她來吃。”
    說起口袋名單,周賢林腦海中不自覺閃過圖書館附近的魚面店。他有些懷念那家魚面的湯頭,也不自覺想起劉心蕊好聽的聲音。
    那一晚到后來黃少安只喝得微醺,他心心念念著他的湘柔,便專注地吃著麻辣鍋里的肉片,入到嘴里的酒都顯得特別沒味兒。
    直到走出餐廳時,周賢林才注意到手機里有一封未讀的訊息,是半小時前曾文莉傳來的,上面寫著:“我想你了。”
    他內心十分復雜,思索了許久,反反復復將訊息刪打了許多次,最后寫道:“嗯,到家了嗎?”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他的手機又傳來了對方的訊息:“還沒下班呢。你在做什么呀?”
    他迅速抬起手看表上的時間,已經九點半,他有些擔憂曾文莉的安危,打了通電話給對方,他決定騎車回公司載她回家。
    電話中是曾文莉有些受寵若驚的聲音,她略為遲疑的問了幾句會不會太過麻煩,周賢林說了句:“在公司里等我,很快就到。”
    到公司的時候,周賢林看見曾文莉憔悴的神情,她努力打起精神微笑道:“我順利完成今天的任務了。”
    周賢林有些心疼,他這次沒有再避開曾文莉伸過來的手,而是任由她輕輕地放在自己的衣袖上,他低聲問道:“吃晚餐了嗎?”
    她有些驚喜地搖搖頭,然后又不好意思地說道:“剛才忙到忘記吃了,待會回家我煮點消夜吃就好。謝謝你特地來公司載我。”
    “我請你吃消夜吧。”
    曾文莉害羞的笑著答應了。兩人并肩走到辦公室門口時,雙手不知不覺交握在一起,那一刻,周賢林忽然更明白了一點自己的心意,他對曾文莉多少是有些意思的,不然也不會擔心對方受到傷害。雖然沒把握自己究竟能付出多少,但他還是決定握住她的手,順其自然地走下去。
    直至走到周賢林停車的地方,兩人才將手輕輕松開。他們都沒有看向彼此,空氣間散溢著尷尬和曖昧的氣息。周賢林沉默地發動了車,曾文莉優雅的坐到后座,將手環抱住他的腰,整個人幾乎直接貼在他的背上。
    那一晚他們到曾文莉住處附近的鹵味攤用餐到很晚。
    兩人在飯桌前好不容易打破一路上的沉默,重新打開話匣子。他們聊著學生時代的種種趣事,曾到過的地方,還有將來想去的地方。
    周賢林將曾文莉送到家門口時,心里竟感到一絲不舍,只想把時間拖住,留在此刻。不知道是誰先靠近誰,他們在路燈下擁吻了起來,直吻到月光被陰云復蓋成陰灰朦朧的暗藍,變得模糊不已。
    他吻得生澀,這是他的初吻。曾文莉的吻初時來得熱烈,他心跳微微加速,在那場擁吻里,他一度忘卻了自己,忘卻了時間,忘卻了自己正在和曾文莉接吻。他感覺自己像沙流,不停下滑,他的內心有些不安,只得緊緊抱住曾文莉,他想確定自己的存在,他用唇舌去感受她的溫度,卻隱約感覺到她那不知名的、微弱的牴觸,他猛然間回神,意識到對方似乎和自己一樣,都還無法坦然地把心完整的交給對方。這是應該的,他們甚至還沒確定彼此的關系。
    他努力試著找回自己的聲音,沙啞地說道:“我們交往吧?”
    曾文莉縮進周賢林懷里,很輕很輕的點了點頭,柔柔地發出了聲:“嗯。”
    10
    周賢林和曾文莉就這樣交往了將近一年,他們的往來十分低調,辦公室里無人知曉這段悄悄萌芽的戀情。
    在這一年的時間里,他注意到總有那么一兩個周末,曾文莉會徹底失聯,她總說是回老家探親,那里訊號不好也沒有計算機可以上網。令他心生不安的是,曾文莉從來不愿意讓他陪伴一起回老家探親,甚至在她回老家的那個周五下班后也不讓自己接送。
    隨著探親次數的增加,周賢林越來越不安,他總覺得心底的那個預感即將成真,后來他開始會夢見當年劉心蕊冷淡對他裝不認識的場景,近來夢里劉心蕊的樣貌甚至變成了曾文莉的臉,他夢到曾文莉挽著另一個男人的手,也對他這般無視和冷漠。夢里面的他不停流失能量的下墜著,一股莫名的力量把他給卷進沙海里,要將他整個人掩沒,教他徹底無法喘息。
    這一個月來有太多的蛛絲馬跡,他已確定了曾文莉另有情人。他的心越來越冷,他將情感一點一點地從曾文莉身上收回,慢慢的,他變得只想保護好自己,而不再是保護這段感情。他沒有心力去經營這樣一段令人心驚膽戰的關系,這才幾個月便已讓他疲憊不堪。周賢林沒有主動向曾文莉攤牌,他只想沉默的抽離。周賢林逐漸明白,原來自己對曾文莉一直是不夠愛的,以至于到了這一刻,對于這段感情他竟也不想費力去爭取什么。
    曾文莉到底還是發現了他的疏離,她慌張的耗費了許多心力想要安撫、留住周賢林的心,但最終還是沒能抓住一絲一毫。她知道周賢林眼神里蘊藏著怎樣的訊息:他什么都知道了。只差沒有戳破她的謊言。曾文莉終究敗在他的冷暴力之下,她在某個假日鼓起勇氣將周賢林約了出來。
    他倆坐在咖啡廳里,眼神并無交集,沉默了許久,曾文莉開口道:“對不起。”
    她一開口便哽咽了,周賢林看起來卻還是那么漠然。她忍住鼻涕繼續說了下去……
    曾文莉原有個交往兩年多的男朋友,畢業后她出社會找工作,而她的那位男朋友則是入伍當兵。剛出社會的新鮮人在職場上難免會遇到挫折,她在屢次被直屬主管責罵,一度失去自信心,在男友身上不僅得不到慰藉,男友入伍后和她爭執的次數反而越來越頻繁,兩人都無法互相體會、從彼此身上獲取安慰,在她崩潰到準備離職時,周賢林如電影里的英雄救星般出現,好聲好氣的指導、協助她在職務上遇到的困難,她在工作上遇到的挫折、困擾,周賢林幾乎都有辦法解決,也能適當的安慰自己,這樣的日子一長,她心中的天秤幾乎已完全偏向周賢林。她漸漸變得無法再和年齡相仿的男友相處,心里想的念的全部都是周賢林。
    “你才是最適合我的那個人,求求你不要離開我,給我一點時間,我會盡快處理好上一段感情……”曾文莉啜泣的聲越來越大聲,她忍住鼻涕不停的懇求周賢林,希望能獲得原諒。
    旁邊的客人時不時便將譴責的眼光投向周賢林,彷彿他是個小題大作、小肚雞腸的男友。
    周賢林微微皺起眉頭,他完全無法同情眼前的這個女孩,他甚至產生了些微厭惡的情緒,眼前的人影簡直和劉心蕊那陌生的身影重疊,他冷聲道:“所以你就兵變了?”
    旁人皆收回目光,一時間本就不算嘈雜的店內變得更加安靜,曾文莉愣住,這是她第一次看見這么冷然的周賢林,這不是她所認識的那個人,他身上散發著淡淡的不屑,那氣勢讓她渾身顫栗了起來,然而她是真心愛著周賢林,這些日子以來如若不是擔心她那個內心脆弱的男友,不,現在應該稱作是前男友,若不是擔心他情緒起伏過大自傷,這段殘破的感情她不會花那么多時間處理得那么久,她早就能干凈完好的回到周賢林身邊,她逞強的對上周賢林發冷的雙眼,告訴他自己最真誠的心聲:“我愛你,我只愛你,請你不要拋下我一個人!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欺騙你,我想離開他,我要離開他……我不要失去你!”語畢,曾文莉的眼淚毫無防備的流落下來。
    周賢林的心多少也被那些淚水震碎出幾個缺口,他訝異著原來他也能成為別人心目中的首選,原來他并不總是會被背棄的那個人。然而他還是穩下心神,鎮靜的回復了曾文莉:“我們就到此為止吧。”
    曾文莉將桌上的水杯撞倒,任由水沿著桌子流到她的裙襬上,她摀住雙眼,不斷問著為什么,不愿相信這段感情就要這樣結束了。
    他看著眼前的咖啡,忽然想起劉心蕊曾經說過:“沙子好像總是握不住的。”他也就那么鬼使神差的說出這段他現在聽起來都覺得有些做作的句子。
    “但是你值得,你值得,我就是把我這雙手握出了血也要把你這沙給黏糊在我手上!可你卻不愿意……”她哭著回復了這段話。
    原本只是不停流亡的沙海,找不到任何歸屬之境。周賢林卻在這一刻認知到每個人其實都是值得被握住的沙,即使沒有被掌握住,自由自在地肆意揮灑也很自由,只要不再迷失自我,保有自己的意志,即使受了傷還是可以很快活的生存下去。
    他不再糾結于當年的傷痛。
    他起身遞了張衛生紙給眼前幾乎要哭暈了的曾文莉,她早已把臉上的妝容全都哭謝了。周賢林知道對方只是太年輕,以致于一時無法從傷痛中走出。
    她哭到最后終于冷靜下來,哽咽著對他說道:“你沒有那么愛我。”
    周賢林不知道該回答什么,他的答案是肯定的,但他知道這樣的回答太過于傷人,故而選擇了沉默。
    “我大概也還不夠愛你吧。如果我夠愛你的話,應該會在和你在一起的那時候,就立刻處理好上一段感情了。我對前男友多少還有點顧忌,我還是在意他,還是舍不得他受到傷害。我為我的優柔寡斷向你抱歉,前段時間里我也讓你受傷了,對不起。”
    “這些話你不用對我說,都過去了,沒什么好抱歉的。”他現在只想回去和黃少安喝上一杯兩杯,對于眼前的人兒已徹底沒了留戀,反而有著淡淡的不耐煩。
    曾文莉自嘲的笑了笑,又開口道:“想不到有一天我會變成這么煩人的存在。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再見。”語畢,她收拾好桌上的東西,眼角帶著殘余的淚光起身離開。
    從咖啡廳里走出來時,周賢林覺得無比釋然,在過去幾周的時間里,他其實一直在等待曾文莉和他提分手,等待的過程中很煎熬,就像抱著一顆不定時炸彈,隨時會引爆。雖然已經不愛了,他還是想給對方留點臺階下,于是一直沒有主動開口。今天曾文莉把他找出來談時,結局卻不似他原本所想的那樣,他竟成為了最后被選擇的那個人。但他早就準備好要分手,因此他仍舊拒絕了曾文莉剛才的挽留。
     11
    春天早就過完。
    從咖啡廳離開時,周賢林想起現在正是沙雕展開展的季節。中午時段,他獨自一人回到當年在圖書館準備考試時常吃的那家面店。店竟然沒倒,外貌也沒什么改變,倒是價格漲了許多,老板也換成了一個年輕的小伙子。他點了一碗原味魚面大口吃了起來,那是他懷念的味道。這家店的老板和第二代在不景氣的經濟中,仍然試圖要堅守住他們的招牌老字號,用料甚至比多年前還要實在。
    轉眼已經三十幾歲了,然而吃起這碗魚面時他卻產生了一股錯覺,以為自己還是當年那個高中生小毛頭,壓抑卻又對未來充滿希望。
    午后,他心血來潮買了車票搭往萬州老家,火車上很安靜,乘客只有小貓兩三只,大多數的人在中途便已下車。他坐在列車上隨著晃動的規律而擺動自己的身體,眼前的風景以著并不快的速度自他眼前掠過,一如這些年來所積累的各種回憶。
    他想買個沙漏回家,砸向墻壁,把折磨他多年的回憶全部砸爛。這個想法讓他格外興奮,他要解放被禁錮在沙漏里的沙。縱使他已能不再受到那些回憶的侵蝕和傷害,他還是想這么做,一吐這些年來的郁悶。只是不知道福隆有沒有賣他想砸爛的那種造型沙漏。他嘴角咧出笑容,意識到自己似乎已經很久沒有這么暢快的笑過了。
    列車在月臺停靠時,有幾個青春洋溢的大學生上了車,熱鬧的玩了起來。他們分成好幾個組別,彼此抽著簽,看哪一組必須在下一站下車擺出指定的姿勢讓車廂上的其他同儕們拍照留念。他們不顧危險只顧刺激,周賢林看著看著也不自覺融入這樣的情境里,他的心是歡快的。
    當他坐到屁股出現短暫痠麻的感覺時,列車終于到站,這里是久違的萬州。
    他下意識的和上次來時一樣,租了一旁店家的腳踏車,一路沿著小路騎去,直到能夠看見長江時他才停下來。遠望的高峽平湖還和從前一樣美麗,他對著鏡頭自拍了幾張留作紀念。喝了幾口水,他獨自騎到幾乎無人的巷道,鉆進極陡的下坡路來到一處充滿碎石的岸邊。他低頭看了幾眼距離腳下幾尺的湖水,然后撿起鞋旁一塊心型的石頭遠遠丟到湖里。他多想把自己也投擲入湖,這里實在太熱。
    在岸邊發了幾會兒呆,周賢林不自覺幻想起自己六十歲時的樣子,到那時候,他大概早已不記得劉心蕊的樣貌,但也許隱約能記得當年心尖上那酸澀青甜的感覺,還有幾乎要了他整條命的剜心之痛。也許那時候他會和另一個人結婚,又或許他會獨自度過這一輩子。他心里可能還是會帶點遺憾的,但隨著時間流逝,一定能變得沒有那么螫人。這份遺憾,不多不少,只剛好足夠他記住的份量,剩下的會是溢滿青春歲月的甘甜。他六十多歲的時候,經歷了更多的磨練,那時候他將越來越了解自己要的是什么。
    接著他應該會養成清晨爬山的習慣,他喜歡那份無人能夠摧殘的寧靜,然后希望余生都可以活在這樣寧謐孤寂的心境里,不去干涉誰或被誰干涉,純粹地過好自己的生活。每到下山的時候,天空大亮,山風清靜,他將拄著登山杖緩步往山下走去,一旁經過的登山者友善的向他寒暄幾句,而他則微笑著回應對方。他還會在下山后到附近佛寺聽人誦經的習慣,聽著誦經的聲音,讓蒼老的心沉淀下來,那和清晨的山頂一樣讓他感到安心。
    他寂靜的想象著自己那樣年邁時的樣子,不禁嘲笑起自己的傷春悲秋,然而心卻在這不知不覺間變得澄澈而安寧。
    他最終沒有看到任何一個透過禁鎖沙粒而制成的沙漏,也沒有去看沙雕展,而是拍下了一張又一張的廣闊海藍的天空以及煙波浩淼的湖面,紀念他脆弱的青春,死去的愛情,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信仰——流年也帶不走,最終能夠存留于掌心里的沙。
                                   12
    最后的結局。
    又過了幾年,周賢林從黃少安口中得知了劉心蕊飽受家暴而離婚的消息,往后,他們班上的同學再也沒有人見過劉心蕊。家暴的原因從劉心蕊微信上、交友圈發布的消息可略知一二,首先是因為難產,孩子沒留住,男方的家人開始對她百般刁難,后來是男方外遇,她不甘心也跟著把自己也玩了下去,被男方的家人抓到,之后的下場真沒人知道。
    周賢林沒有再打聽下去,他買了一個白色的沙漏,放在衣櫥的角落里,靜靜的倒流起時光。
    上一條: 若 夢
    下一條: 逃墨
          青年文學家雜志社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9--2024 www.cjcfootbal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備案:黑ICP備19006430號       黑公網安備 23020202000085號
    版權所有:青年文學家雜志社   咨詢電話:0452-2429996      LinezingStat   
    80彩票 www.ys2003.com:图们市| www.kashoubangzongdai.com:嘉定区| www.quicksharehq.com:库车县| www.troughtonmichael.com:汝城县| www.gamezhuan8.com:南开区| www.gy45.com:凤冈县| www.dementiaonourminds.com:宣威市| www.ift-expertise.com:桂平市| www.pearlfan.com:上思县| www.digitalcartonprinter.com:耒阳市| www.ptlins.com:丰镇市| www.n9878.com:谷城县| www.stokistgreenworld.com:同江市| www.istanbulzemin.net:永善县| www.encore-codastore.com:肃宁县| www.blgzs88.com:邵阳县| www.ok1069.com:嘉禾县| www.jdmdw.com:永川市| www.wmckorea.com:蒲江县| www.ddhsyl.com:仁化县| www.fjfl.org:襄樊市| www.wwzz888.com:于都县| www.barcelona-taxis.com:英德市| www.brandarab123.com:咸宁市| www.cskurumsaltuketim.com:抚州市| www.hg32789.com:志丹县| www.abtriv.com:永仁县| www.dibangjiaju.com:望奎县| www.uidongmun.com:吉木乃县| www.dghuayao.com:正安县| www.ganzaojijs.com:四会市| www.quocnc.com:同心县| www.ctspecialistsllc.com:宣汉县| www.sdwxm.com:宁武县| www.bymio.com:手游| www.jd2002.net:准格尔旗| www.vip6778.com:荆州市| www.bjahwt.com:小金县| www.activin-t.com:金秀| www.tryinghardminimalist.com:珲春市| www.jsd-iap.com:平潭县| www.maranathawichita.com:瑞丽市| www.snsenggs.com:南充市| www.e-andac.com:饶平县| www.mathtuition.org:随州市| www.fartion.com:陵川县| www.pj43730.com:志丹县| www.zhgtymodel.com:修文县| www.maranathawichita.com:隆化县| www.cxrzdz.com:石泉县| www.12580lv.com:淳安县| www.nedges.com:巍山| www.tanyacha.com:沂南县| www.seoaon.com:庆阳市| www.celebedia.com:盐亭县| www.blogcampghana.com:浙江省| www.hdhd911.com:清远市| www.gangtieye.com:隆昌县| www.gzqzmr.com:克拉玛依市| www.kqjcs.cn:民县| www.cbearings.com:广德县| www.jsghz.com:田阳县| www.carelpiethein.com:武隆县| www.artpairs.com:自治县| www.svoidom.org:云安县| www.bluesteelgaming.com:襄城县| www.xisepian.com:河西区| www.wodacorp.com:剑河县| www.mfwwn.com:彭泽县| www.qxtongbeng.com:石楼县| www.mitnickroddierhicks.com:彭阳县| www.ascendingwings.com:遂川县| www.chimuwaza.com:九江市| www.elegooo.com:米脂县| www.dolls-haven.com:洞口县| www.actforourfuture.org:三门县| www.associazionesimbiosigratteri.com:高唐县| www.pnnws.com:宾阳县| www.d4ed.com:甘洛县| www.xyyueqi.com:海晏县| www.juandavidperafan.com:青阳县| www.zoneii.com:河西区| www.aboutren.com:疏附县| www.urbanistablog.com:彰化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