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qni69"><optgroup id="qni69"></optgroup></source>
    <rp id="qni69"><meter id="qni69"></meter></rp>
    <rt id="qni69"><nav id="qni69"></nav></rt>
  • <tt id="qni69"><noscript id="qni69"></noscript></tt>

    <rt id="qni69"></rt>
  • 在線咨詢
    稿件出版
     
    msn: msn:
    最新公告
    更多>>
    目前的位置:首頁 >> 原創文學 >> 石榴往事
    石榴往事
    /王小梅
    01
    氣溫不斷攀升的七月天,暑假只是學期結束的暫喘期,我已經不再像小時候那樣天天巴望著暑假早點到來。
    暑假由中部回到三峽陪媽媽,難得媽媽興致高昂,說要我陪她走一趟市場。
    魚肉青菜買足之后,媽媽突然對我說:“買兩粒石榴轉來吃吧!”
    “石榴?”我從來不知道高齡八十的媽媽喜愛吃石榴。
    “你自小就愛吃石榴。”原來是說我,可我實在沒有小時愛吃石榴的記憶。
    “有嗎?我有愛吃石榴?”
    “有,你小的時候若去外公家耍,總會捧一大堆石榴轉來。”
    媽媽的話把我拉回從前。
      02
    爸爸過世后,媽媽帶著姐姐和我從市區搬到三峽,那時我剛上小學,新環境的生疏,和少了爸爸的失落感,頓時凝結了我的學習能力,包括玩耍這件事。如何度過低年級,我完全沒有印象,倒是進入中年級后半段后,整個人茅塞頓開,然后全心投入游戲,后來常常想起,我很清楚那股勁的來處。
    那時住在我家左側不遠的林平究,主動把他家的《格林童話》、《安徒生童話》借給我看,而且邀我和他們一起玩,從此我就常跟著平究、平研兩兄弟,以及早就是他們玩耍團體成員的白素靜、白清華兄妹四處去玩。
    說起素靜,就覺得老天跟她作對,明明她曬得黑炭一樣,卻是姓了白,姓氏是白也就算了,她爸爸還幫她取個素字的名字,怎么看怎么不搭。但是素靜本人卻十分自在,無論別人如何用“黑人”、“黑炭”、“非洲仔”的揶揄她,她一概接受,不會不高興。
    我們這團基本成員五個,有時還會有其他鄰居小孩加入,陣容就更龐大了。不過人數再怎么增加,性別比例上總是失衡,女生就我和素靜兩個,其他女生沒人愿意加入我們的游戲陣營,尤其是素靜家隔壁的滿春和滿足兩姊妹,無論我怎么邀也邀不動她們。
    “滿春和滿足真奇怪,都不肯來跟我們一起玩。”我向素靜抱怨道。
    “她們住在我家隔壁我都不去約她們了,你還去?”
    “為什么你不去約她們一起玩?”
    “滿春和滿足都要幫阿火伯作事,她們不能和我們一起玩啦。”素靜說的阿火伯就是滿春和滿足的爸爸。
    “為什么?賴滿春她們姊妹不是有兩個哥哥?”我習慣說標準的普通話,素靜則是一急就把慣用的渝東方言搬出來了,“你曉得么?阿火伯最疼愛的滿伢子好好讀書,田里的活路有阿春和滿足幫忙做就對了。”
    “嗄?”我真是訝異滿春和滿足兩姊妹在她們家的地位,我為她們感到委屈,為什么哥哥就可以好好讀書,她們姊妹就得犧牲?
    滿春和我同年,滿足小我兩歲,我一想到我們四處去玩的時候,她們要幫著到菜園澆水或收割,沒有童年歡樂的臉就會在我腦中浮現。
    暑假里,天頂宛如高高掛著一顆炙人的火球,但一心想玩的我們,一點兒也沒把飆高的氣溫看在眼里,照樣列隊走過沒鋪柏油的泥地,到離家有段距離的木材場,在一堆堆堆棧的原木當中竄來竄去。
    03
    有時我們會走得更遠,爬過幾個小坡,到更郊外平究外公的“別墅”去玩。這時候,媽媽和姐姐說過的話就會像被平究他們踢飛的石頭一樣,從我腦海深處蹦的彈跳出來。
    “阿月,你是個女娃兒,莫一天到晚四出去瘋,若是被歹人掠去,看你怎辦?”
    我是不敢跟母親頂嘴,她會說我“女娃兒頂嘴嫁不到婆。”
    不過我總是用“曉得啦”回答姐姐,姐姐也總被我氣得七竅生煙。
    我其實是在乎媽媽和姐姐的說法,而且我也不是很喜歡跑到這么遠的地方來玩,但是我又喜歡和平究他們一起玩,而且我也很清楚,就算拉著素靜和我同一陣線,也只有兩票,還是輸給男生的多票數。尤其素靜又常站在男生的立場慫恿我,“行啦,阿月,總去木材場耍無啥意思,換一個地方嘛,石榴園好耍,有好多好多石榴好吃呢!”
    “不過我媽說……”
    “媽媽們說的都一樣。”素靜難得開口說普通話,但只說了這樣一句后,又馬上換回說得習慣的“川語”:“你老媽叫你莫同我們一起瘋,說要被歹人掠去賣,對么?”
    “蛤?你媽媽也這樣講啊?”
    “到現在你才知道。”
    這之前我還真不知道每個媽媽都是用同樣的話來驚嚇孩子,但事實證明一點用處也沒有,我們還是照常到處去玩,不管危不危險,只要好玩,能玩得盡興就好。
    小學最后那一年,媽媽幾乎每天都要在我耳邊說一次,“你就愛裝男娃啊,常常外面瘋,總害我找人探聽。”
    “要探聽什么?”
    “探聽什么?探聽看你是不是愛玩?是不是太妹啦!”姐姐的說法我聽得明白。
    媽媽和姐姐常在耳邊叨叨,聽久了,我多少也明白童年就快溜走,以后我不再是小女孩,不能再和男生這樣肆無忌憚的玩。
    說實話,我也很想能讀得和平究一樣,有不錯的成績。
    但好像出于本然的反叛,媽媽唸得愈勤,我愈是卯起來玩。放學回到家,功課一做完,紗門一推就和平究他們出去,不到天黑是不會回家的。
       04
    其實我們繞來繞去,如果不去木材場,就是去平究外公的別墅,大部分時候我們只是在石榴園玩。
    那時,都是平究領隊走去,大家很清楚石榴園是平究外公家的,因此一點也不會猶豫、躑躅,總是爭先恐后就鉆了進去,然后嘻嘻哈哈拉著、扯著伸手就搆得到的石榴。那里的石榴樹是土石榴,一顆顆小小的硬硬的,吃起來帶點澀味,和我們半大年紀一樣老被人嫌。
    平究他們都是才走進石榴園,手一伸就順手扯下一顆石榴,在肚子上的衣服擦一擦,然后一拳砸開,摳出籽兒,放到嘴巴,輕脆一聲“喀”之后,一開始我以為會看到陶醉的神情,卻是看到一張張皺眉嫌棄的臉色,然后就是那顆已經被咬得滿口的石榴,被宛如與它結下深愁大恨的眾人一拋,下場是滾到天邊海角去了。
    那樣的舉動,我總是不忍心。
    這一天在石榴園里,舊事又重演了。
    “厚,澀得要死。”
    “我這顆也還沒成熟,一樣澀得要命。”
    “丟掉啦!”平究隨手就把那顆他剛咬過的石榴往遠處拋去,我的眼睛隨著那個石榴拋物線的身影飛去,擦飛過幾棵石榴樹,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象是正哀嘆沒得到被善待的命運。
    那顆被咬過一口就面臨被拋棄命運的石榴最后到底掉在哪里?沒有一個人清楚,包括我。
    “這樣很可惜呢!”我為石榴不舍。
    “很澀,不吃比較好。”
    “不過,這樣真的很可惜呢!”我想起以前飯粒掉到地上,祖母都要我們撿起來,把灰土拍掉再吃進嘴巴。
    記得有一次是魚丸掉到屋角,撿起來后姐姐說已經沾到泥沙,怎么樣都不肯再吃,祖母氣得大罵:“你就裝高貴,一點點土泥巴吃了又怎樣?我過‘伙食團”(大躍進)時,天天吃觀音米,那就是土,曉得不?”
    姐姐被祖母罵得眼淚鼻涕流個不停,祖母就像二戰時日機轟炸機對著山城重慶狂射連環炮一樣,把我也“炸”得忘記那顆魚丸后來不知是誰吃掉了。
      05
    這是我小一時發生的事,沒多久祖母就往生了,但是很奇怪,祖母說過的話總在我看到平究他們幾個男生隨手亂丟石榴的時候,蹦的就跳出來。然后我就會看向地上,到處都有被啃過又被丟棄的石榴,孤伶伶不被關愛的橫躺地面。而平究他們像急著攻城掠地的先鋒部隊,咻的一哄而散,各向四面八方而去,一群人的腳步雜雜踏踏在石榴落葉上,傳來凄凄慘慘聲音,祖母講過那種討債的話不斷回聲而來。
    一陣風吹來,石榴葉子被掃得沙沙作響,落葉也紛紛墜下。
    我好像又聽到祖母在說她躲警報的經歷,祖母說到悲慘處,眼淚就直流,兩只皺了皮的手來不及抹去淚水。
    “日機轟炸重慶的時候,我們都得疏開,外口暗迷蒙,啥也看不清楚,定定是暗娑娑時突然一陣足大的光閃來。”
    “奶奶,那是啥?”
    “是小日本轟炸的飛凌機丟落來的炸彈爆了后的光線。”
    “你會怕么?奶奶。”
    “有啥怕?早習慣了,有時候腳下踢到啥物件,低頭一看,夭壽喔……”
    “奶奶,啥?”
    “踢到死人。”
    “嗄?”我驚嚇得在椅子上彈挑了一下。
    我懂祖母躲空襲受到的驚嚇,我光是看祖母說到有時候突然一腳踩到被炸死的尸體,就已經怕成這樣,更何況祖母那時還要忍受肚子里不斷涌起的饑餓感。
       祖母這些悲慘的經歷我聽著也會難受,因此我會靠近祖母,拍拍祖母的肩、搥搥祖母的背,天真的跟祖母說:“奶奶,現今可好啊啦!”
    是啊,現在是太平時候!
    頭一抬,晴空萬里,是我和大家在石榴園里玩耍,其他什么也沒有,沒有祖母,沒有空襲,沒有讓祖母難過的苦日子,我不知不覺中抬起的手,只能訕訕放下。
    這么快,我連安慰祖母的機會也沒了。
    有一種什么也沒了的感覺,我說不上來。
    只是這種時候,我愈是看著地上的殘缺石榴,心里就愈是涌起舍不得的感覺。
    平究他們還是不斷的從不同樹枝扯下石榴,也不斷的啃一口就丟棄,甚至連剛啃下的那一口都吐在地上,他們每丟一個,祖母淚漣漣的臉便又浮現,我忍不住就會想,難道平究的外公外婆都沒躲過空襲,都沒有過悲慘經歷?
    算了,就算平究他們不在意石榴,還有我在意。
    祖母說過戰爭時為了躲開日軍的轟炸,總會跑進樹林里躲藏,然后就在樹林里找吃的東西。當我們在石榴園里的時候,我總會聯想到我們好像也在躲警報,石榴就算青澀難吃,還是可以填飽肚皮的食物。
    我想把那些石榴撿回家,躲空襲挨餓過的祖母一定會很高興。
    我用雙手拉開我的裙子,打算用裙子包著石榴回家,才蹲下,就想起,這樣不就告訴姐姐和媽媽,我到過石榴園了。這教我很掙扎,我到底是該避免給我自己制造不必要的麻煩,還是珍惜地上這些可吃的石榴?我想狠起心來,當做沒看見那些被啃過又拋棄的石榴,可是我又想到,看到我把石榴撿回家吃,祖母一定會很高興,就算她只是一片神主牌。
      06
    小六這一年我不分冬夏,把握時間天天玩,因此曬成了小黑人。
    姐姐的同學朱麗霞每次假日來找姐姐,都是先看到屋子外和男生玩的我,我會熱情的喊她“朱麗霞。”
    但是朱麗霞都不回應,只是怔怔看著我,用她眼睛上面那兩條扭曲的黑色胖蚯蚓,朱麗霞那樣子和我媽沒兩樣,她雖然沒開口,但我明白她就是在說,“哪有女孩玩成這樣,簡直是男生嘛!”
    我才懶得理朱麗霞,她怎么想是她的事。
    但我還是有事了。
    有個星期日朱麗霞來過回去后,姐姐靠在推開的紗門上氣急敗壞喊我:“秀月,回來。”
    平究停下正要丟出的球,看看我,再看看姐姐。在內場的我看看姐姐,再看看大家,心里嘔著:“人家躲避球打好好的,干什么叫人回家?”
    我的腳沒有移動,我根本沒要回家的意思,可是姐姐又一次喊我,而且聲音比前一次帶了更多怒氣,誰都聽得出來。
    “秀月,叫你回來,沒聽到嗎?”
    “回去啦,阿月,你姐姐在叫你了,她好像很生氣喔!”素靜靠在我耳畔勸我,我看看大家,再看看姐姐,很不情愿的嘟著嘴,拖著拖鞋,走回家去。
    “人家玩躲避球玩得好好的,就叫人回來。”一進屋里我馬上抱怨。
    “你就要讀初中了,還一天到晚和那些男生玩成那樣?”
    “玩成哪樣?”我反駁。
    “呃……就那樣……和男生沒兩樣。”
    “那又怎樣?”
    “怎樣?你不想以后嫁個好人家嗎?”姐姐嚷嚷,我懂她的意思,但我不懂的是,我現在和男生一起玩,跟以后是不是嫁得好有什么關系?
    再說,我需要在我小六時就煩惱以后結婚的事嗎?
    如果一定要想,平究家是不是好人家?
    “朱麗霞跟我說,你妹妹怎么都跟男生玩在一起?很不像女生呢。”姐姐的看法顯然受到朱麗霞的影響,而且還不小。
    我聽到“很不像女生”這句,有點火大。
    我是不是女生我自己最清楚,要她朱麗霞來操什么心?
    “玩就不是女生了嗎?”我很不以為然的回應道。
    姐姐沒料到我會這樣頂她,生氣的說道:“你男生啊?一天到晚在外面和男生玩,像什么樣?從今以后你給我少出去,不然不給你念書,你小學畢業就去做女工好了。”
    “……”我從沒想過不念初中就去當女工,如果真是這樣,以后一定會跟平究相差懸殊。
    “我想讀普通高中都沒得讀,只能讀職中,現在,你還不好好讀?”
    “……”姐姐的話讓我無言以對。
    姐姐大我六歲,初中成績也不差,中考的成績也是夠得上縣重點高中,但是因為爸爸早早過世,媽媽一個人工作很辛苦,姐姐自愿放棄念書,白天去美發店當小妹,晚上再讀函授。
    我們家的經濟,因為姐姐的學徒收入,也的確有了一些改善。姐姐常常對我說:“秀月,你要認真讀書,初中好好讀,考個好高中,以后再考個好大學,姐姐會幫你準備學費。”
      07
    我想姐姐才不是真心不讓我讀書,應該是因為朱麗霞當面那樣說我,姐姐面子掛不住,所以才會說那么重的話,是姐姐對我“恨鐵不成鋼”嗎?
    我雖然知道姐姐在氣頭上才說了不給我讀書的話,但我也不想太傷姐姐的心,讓她真的認為我是“扶不起的阿斗”。
    可是面對平究和素靜他們的邀約,我又難以抵擋游玩的樂趣,于是我改變方式,放學回到家書包一放就出去玩,功課就等晚飯后姐姐去補校上課時我再寫。平究他們也很好,為了我只有姐姐和媽媽下工前的時間可以玩,每個人都配合我,改成先玩再做功課,因為這樣,我曾在去找平究時,在一墻之隔的門外聽見屋里他媽媽的責罵聲。
    “平究、平研啊,兩兄弟崽是忙啥?放學轉來作業不先寫,就只曉得去瘋,耍就那么要緊?學校的課題不抓緊,到時回來又寫到三更半夜?”
    “作業不多,轉來先輕松一下嘛!”
    感謝平究、平研兩兄弟,都沒透露是因為遷就我。
    為要趕在姐姐和媽媽下班之前回家,我們就不再跑到遠一點的木材場和石榴園了,取而代之的是,屋前空地的躲避球賽,和自成一格的追逐游戲。
    不過就算我們的游戲地點和內容做了改變,我還是有一兩次玩得忘記時間,想起后匆匆跑回家已經遲了,姐姐已經先我一步進了屋里,看到隨后莽莽撞撞沖進屋里蓬頭垢面的我,她轉過來怒瞪我,我低著頭不敢看她,實在是害怕她眼睛里即將甦醒的噴火龍,那一股股不斷噴出的熱氣,都快把我燙傷了。
    “跟你說你是女孩子,不要跟一群男生到處亂跑,你是沒聽懂嗎?”
    “可是人家素靜都可以和她哥哥一起去玩。”
    “素靜是素靜,你是你,你也要當黑人嗎?”
    “?”
    “天天在外面玩,曬得黑摸摸的,你已經夠丑了,現在更丑了,以后會沒人愛。”
    是嗎?沒人愛?平究都沒說不跟我玩。
    我從來不曾想過美丑的問題,當然也沒想過曝曬過度的膚色問題,但是經由姐姐這一提醒,好像也對。可是姐姐這招對我起不了作用,膚色和玩耍沒有比較空間,所以最終我還是把姐姐的話當作馬耳東風。
    08
    時間過得真快,快到真像成語說的“光陰似箭”、“歲月如梭”,很快就到了鳳凰花開的季節,畢業歌唱完之后,我就進了初中。
    很奇怪,也不過是日歷撕下幾張而已,可是我的心理卻慢慢有了轉變,不需要媽媽或姐姐阻止,我自己就變成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了。
    星期日素靜敲著我房間的玻璃窗邀我:“秀月,平究從重慶轉來,我要去木材場,你一起來吧。”
    “你們去吧,我不去。”我冷冷地回答。
    “是怎啦?你姐不讓你去喔?”素靜聯想到的是以前姐姐禁止我在外頭玩的事。
    “不是啦!”我攀著日式木條窗欞告訴素靜,“上初中了,我有很多功課,我不想再到外面亂跑了。”我沒說出口的是,我不再是小女生了。
    “誰說上初中就不能在外面玩,明年我上初中也還是會玩。”素靜用普通話說得語氣堅定,我就不信等她開始來月經后,她還會這樣說?
    “有時候會不方便啊!”
    “還不都是一樣的玩伴,有什么不方便?”
    我搖搖頭,算了,素靜可能還不太明白,她總是比我還小嘛!
    “我們大家要去摘石榴呢!”
    “喔。”
    “你不是上愛吃石榴?”素靜對我的冷回答感到詫異,我這才知道她一直都誤會了。
    “我才沒有愛吃石榴!”
    “那不然以前我們去石榴園玩,你都捧一堆石榴回來做什么?”
    原來是那些被平究他們男生糟蹋的石榴惹的禍。
    “我才不是愛吃石榴咧,我是舍不得那些被平究和你哥哥丟掉的石榴。”
    “噢,那些丟掉的石榴久了就會爛掉,就會變做肥料,你是煩惱啥?不會想太多了嗎?”
    在素靜眼里我反而是杞人憂天了,但我還是想記住祖母的話,不能放任糟蹋食物。
    “我只要想起我奶奶說他們以前躲空襲時都沒東西可以吃,就會感覺亂丟石榴真是……暴殄天物。”我用了新近學得的成語。
    “現在又不是以前二次世界大戰的年代,不會沒得吃啦!”
    “不過我奶奶說……”
    我要說的素靜很不以為然,她很快打斷我的話。
    “欸,你每次都講‘我姐姐說’,不然就‘我奶奶說’,到底有沒有你自己說的?”素靜的表情實在好笑,我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有啦,我自己說的就是我不喜歡去石榴園玩啦!”
    “真的?”
    “真的啦!”
    “你真的不喜歡去?”
    “真的不喜歡。”
    我一再回絕,素靜只好嘆口氣走了。
       09
    進入青春期后的我,有了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除了不再愛玩之外,也開啟了畫畫的興趣,我尤其愛畫水墨畫。向來把我和野男孩歸作一類的朱麗霞不太能適應了,每次看到我,她都喃喃自語著:“怎么變這么多?”
    我不說話,靜靜看她走向姐姐房間,隨后就聽見她千篇一律的驚異。
    “你妹妹變化大呢!”
    “讀初中,大人啊。”
    “是媽媽叫好不去瘋呢,還是你叫她不瘋?”
    “都不是,是她自己成大人了。”
    “畫畫呢,是你叫她畫的嗎?。”
    “無人叫她畫,她自家買的宣紙和筆。”
      10
    其實很多事情是無法預想的。
    比如我的水墨畫,不知怎么的我一下筆就都會畫出石榴樹,朱麗霞看了,以為我愛石榴成癡。
    “秀華,你小妹超愛石榴喔?”
    “可能是吧,她 年就愛到石榴園去瘋。”
    “莫怪。”
    朱麗霞說了莫怪,我在房里直想笑,然后我想到,原來以前我常把撿石榴回來,竟然連姐姐也誤以為我愛吃石榴?
    但我不明白的是,因為我常去石榴園,所以我的腦海里記得的全是石榴,畫出來的就都是石榴了?
      11
    平究因為家境好,書也讀得好,他爸媽讓他去讀重慶主城的私立初中。
    “你看林平究初中就到重慶去讀私校,他就是想要高中讀更好的學校,姐姐告訴你,人要往高處爬,努力一點將來考個好高中,然后再讀大學,你的視野才會寬廣。”
    那時我不懂視野寬廣究竟代表什么意義,不過,我倒是會想象平究一樣更愛讀書。
    初二的暑假,有一天平究他們又去石榴園玩,回程路上,一輛汽車在進行拓寬工程的區段超車,因為失控撞上平究,平究被送往醫院時已經回天乏術了。
    那天晚上我彷彿聽見平究在屋外一直喊我,“秋月、秋月……”
    我沒有推開紗門出去,我在屋子里默默流著淚,然后在心里做了一個決定,平究沒能讀到的書,我會幫他讀。
    日子踩著滑板,倏地就過去了。
    初三畢業典禮舉行后一個月,我也經歷了高中聯考的洗禮。聯招會的成績通知書,統一是寄到應考生的學校,姐姐懷著興奮的心情特別請半天假為我跑一趟初中,我看到滿臉笑容進門的姐姐,心里就有數。
    “真好,秀月你考上縣中了!”姐姐高興的樣子簡直就象是她考上的。
    “我不要自己一個人住縣城啦!”
    “誰會讓你一個人住縣城?”
    “那不然咧?”
    “走讀啊!”
       11
    就這樣我開始坐車上學。
    高一的教室在一樓,常常上課累了,頭一轉就看向窗外,隔了一面墻的窗戶,窗戶外一排大樹,我從來也沒想要知道那是什么樹,只是在想起平究的時候就看著粗粗壯壯的樹干,把它想成是石榴園里的膨脹后的石榴樹,石榴樹下我的快樂童年,就會時時縈繞了。
    有時一陣風吹來,轉頭去看,平究似乎就站在樹下看我上課,不過這樣的他手上已經沒有了石榴,我是說連啃過的石榴都沒有。隨著老師上課的聲音,我轉頭看一下再轉回窗外時,平究已經不在樹下。
    一次又一次,平究來看我上課,于是我不再吃石榴,連初中開始無師自通的水墨畫,我也不再碰毛筆和墨硯,宣紙上當然也不會再有石榴出現。
    即將面對的高考,我需要更用心全力沖刺,我沒忘記,在心里對平究承諾過的,幫他念他沒念到的書。
    多少年過去了,我除了用兩倍心力念書,就業后心神也常是雙份。幾次午夜夢回時,我遇見神采飛揚的平究,微笑告訴我,他肯定我一路以來的認真。
      12
    到市中教書后,我只能在寒暑假回來多住些時候陪伴媽媽,但我想是時候該把媽媽接來市里同住了。
    菜場買好菜,我開著車載著媽媽特意巡禮平究外公舊時別墅,駛過砍除石榴園筑成的馬路,我在心底向過往道別。
     
    上一條: 微笑
    下一條: 18歲的棋王有點“痞”
          青年文學家雜志社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9--2024 www.cjcfootbal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備案:黑ICP備19006430號       黑公網安備 23020202000085號
    版權所有:青年文學家雜志社   咨詢電話:0452-2429996      LinezingStat   
    80彩票 www.gxsgx.com:江城| www.competitorurl.com:新蔡县| www.company-in-china.com:宜城市| www.scene72.com:澄城县| www.lenserver.com:运城市| www.mmzydq.com:沾益县| www.cameronianartsawards.com:长海县| www.xiduo520.com:洛南县| www.headsickpinups.com:康定县| www.shoplocalinverness.com:江川县| www.nmgxunda.com:馆陶县| www.yumingxiqing.com:互助| www.csjwa.com:读书| www.olgirl.com:穆棱市| www.fjgwg.com:水富县| www.crystaltunisia.com:哈尔滨市| www.nogoum-b.com:万山特区| www.izi2.com:石泉县| www.extrapolater.com:耿马| www.zhiyitwp.com:龙里县| www.ifixart.com:德江县| www.nb-kailong.com:长顺县| www.btzyxy.org:井冈山市| www.d5828.com:安溪县| www.vsexpesenok.net:兰考县| www.xyg1688.com:阜南县| www.youchenfood.com:繁昌县| www.wzxj888.com:青龙| www.danielelise.com:大新县| www.ccgyzh.com:奈曼旗| www.931821.com:施秉县| www.henglian-sh.com:呼伦贝尔市| www.adonisparadise.com:宜川县| www.new-sg.com:娱乐| www.suntopcar.com:巢湖市| www.kjjdyp.com:福鼎市| www.421zj.com:依安县| www.massage-prague.net:平远县| www.hbjtls.com:永靖县| www.airshipapperal.com:金秀| www.187296.com:荃湾区| www.bdygjt.com:昔阳县| www.dlbdl.com:同德县| www.brysonadventures.com:大荔县| www.whobuysthesethings.com:工布江达县| www.cqgspclaw.com:申扎县| www.f7565.com:克什克腾旗| www.dualbux.com:盐山县| www.nbphq.cn:壤塘县| www.petsupplydistributor.com:永胜县| www.illusionsandreality.com:寿光市| www.yirongjie.com:辽源市| www.microseep.com:昌都县| www.msmicrosoft.com:嘉荫县| www.090633.com:龙岩市| www.sxzyfsh.com:施秉县| www.ahtydzs.com:澄城县| www.4008557888.com:旌德县| www.alihybrid.com:邵东县| www.ebikemoto.com:图木舒克市| www.n9878.com:虎林市| www.alternateexpressions.com:辰溪县| www.shyanggang.com:修文县| www.marcusminge.com:罗田县| www.ircdzone.net:青岛市| www.cloudhostingcity.com:全椒县| www.uidongmun.com:海原县| www.zhanxun56.com:湟中县| www.goibm.com:永康市| www.nb-kailong.com:清河县| www.leopad.net:泰顺县| www.italianfashionllc.com:长子县| www.autocity-curacao.com:建始县| www.bihanorantiqha.com:汽车| www.mzsgs.com:扬州市| www.borrevannet.net:临沂市| www.499310.com:峡江县| www.charitybackpackers.com:千阳县| www.jnshengping.com:咸阳市| www.jaydenmall.com:哈密市| www.curlytoppipeco.com:新源县| www.spike123.com:玉树县| www.uuxer.com:临潭县| www.cheabc168.com:申扎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