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ource id="qni69"><optgroup id="qni69"></optgroup></source>
    <rp id="qni69"><meter id="qni69"></meter></rp>
    <rt id="qni69"><nav id="qni69"></nav></rt>
  • <tt id="qni69"><noscript id="qni69"></noscript></tt>

    <rt id="qni69"></rt>
  • 在線咨詢
    稿件出版
     
    msn: msn:
    最新公告
    更多>>
    目前的位置:首頁 >> 影視文學 >> 鄰 居
    鄰 居
    冬梅站在爐臺邊,她正用筷子攪著鐵鍋里的面條。另一個爐子上搭著炒好菜的鍋,今天中午吃燴菜拌面。燴菜的香氣已經彌漫在整個屋子,鍋里稀薄的蒸汽順著墻根冒上去,墻的這一片地方已經被熏黑了。
    “喂,吃飯了。”
    炕上躺著一個男人,叫石柱。冬梅正是對著這個男人吆喝。
    石柱翻了個身,緩緩坐起來,伴隨著一聲長嘆,長嘆過后一個深深的哈欠。
    “啥飯啊?”
    “你愛吃的面。”
    說完一碗蓋著燴菜的面條蹲在了石柱跟前,隨后一雙筷子也插在碗里。石柱攪了攪面條,呼嚕嚕吃起來。
    “誒,你后晌把院子的墻磊一下,這院子我看著糟心,不安全。吃完飯去溝里拉上一車石頭,把院墻筑起。”冬梅一邊把剛要送進嘴里的面條放在碗邊,一邊抬起頭對石柱說。
    “唔,后晌我看吧。院墻是該磊一下。”石柱嘴里嚼著面條說。
    春夏交接時,冬梅院子里的核桃樹茂盛的很。粗大的樹干扎在院子西邊,樹冠向四周伸展,仿佛一面巨大的雨傘。這時候,空氣流動的力度緩慢微弱,空氣帶動著樹葉一閃一閃。冬梅撩起門簾,踏出門檻。走出幾步,就走到了核桃樹的陰影里。把菜地的籬笆柵欄打開,她輕聲慢腳地順著犁溝走到土堎邊,她一眼掃過整個土堎,心想:該筑墻了,趁著這個男人在。
    冬梅這樣想著時,進村的路上一輛拖拉機突突地拐過山坳,拐進了冬梅家的菜地下面。拖拉機上面載著一車石料,開著拖拉機的就是石柱。他跳下拖拉機,打開車斗,一塊一塊地將石頭卸下來。干完這些活,石柱累得滿頭大汗。他抬起頭,冬梅提著一壺茶和洋鎬朝著他走來。“喝點水吧,歇一歇。”冬梅給石柱倒了一碗茶,石柱咕咚咕咚喝完了,喝完又將嘴里的茶葉吐掉。
    一個下午的功夫,冬梅家里的院墻已經整整齊齊地磊好了。
    現在時間是20074月的一個黃昏,天蓋蒼蒼,晚霞正透著多情的慈祥的紅光,喜鵲停在一株槐樹上嘎嘎直叫。
    此刻冬梅和石柱坐在院子的小木凳上,涼爽而愜意。石柱今年五十多歲,冬梅比他小不了幾歲。自從到了冬梅家里,石柱變得分外勤快,活脫脫換了個人似的。這個時候,冬梅的大兒子上了院坡回來了。
    “我孩回來了,去,進屋給你伯伯倒碗茶。”
    “喔。”說完,大兒子撩起門簾進屋了。一會就端著一碗茶水出來了。
    “給,伯伯,喝吧。”
    “吁,好。”石柱臉上掛著笑容,端起茶水喝了幾口,就把碗放在了旁邊的水泥地上。
    “回屋歇著吧,累了一下午了。”冬梅對石柱說。
    “行,也不累。”石柱說完起身回屋了,他上了炕,還不到五分鐘,已經仰起頭張開嘴呼嚕震天了。
    冬梅心里正被突如其來的好處滋潤著,最近臉上也時常揚起輕松而愉悅的表情。正在這時,院子邊上的大黃狗開始“旺旺”叫起來。冬梅扭頭一看,鄰居秋蘭站在那里嚇唬著大黃狗。
    “過來吧,不咬人,沒事。”冬梅朝著秋蘭打了聲招呼。
    “我說你家里最近蓬蓽生輝了,連狗都這么橫。”秋蘭一邊應承著,一邊走向冬梅,隨后坐在了石柱剛剛坐過的小木凳上。
    “哈哈哈,還不一樣啊,你也是。”冬梅被秋蘭這么一說,不由地樂起來,此時的她打心里高興。
    “睡著啦?我看你家的院墻磊得挺快么,一下午就筑起咧。你可真是有福氣,這么一大把年紀,老天硬生生送來一個好勞力。”秋蘭起身,半蹲的姿勢朝屋里看了看,壓低了聲音說道。
    “你說的倒也是,我男人死得早,身前在村里名氣不好,老是搞些偷偷摸摸的事。我勸還勸不住,我一勸人家就動手,要不就是破了口罵人。他想著那個好,就會不誤正業,隨手偷來的東西不用花錢,不用勞動,我覺得他硬是偷上癮了。你看看現在屋里躺著的這個,雖然我和她沒有結婚,但是住在我家也有一段時間了,我們挺合得來。而且這個石柱苦程好,有力氣,是個好人。唯一不好就是不愛說話,木訥一點。”冬梅也壓低聲音說,她們兩人仿佛都怕別人聽見似的。
    “說是這么說,不過老姐妹我可提醒你一句,這個石柱又不是別人,他是你家上面鄰居改香的男人,改香這段日子是跟石柱鬧別扭跑了,但是保不準哪天回來找你麻煩。”秋蘭的聲音更低了,她把小木凳下意識地向冬梅移近了一些,兩人幾乎挨上了。
    “你說到這里,我得說說這個改香。人家石柱這么能干,不善待人家,每天也是吵架,有時候吵架我家院子都能聽見。前一段時間他倆打的那一架還不磕磣呀,石柱的后腦勺被改香用鐮刀劃了那么一道口子。不是我說改香,當初她嫁給石柱村里人都知道,她比人家石柱大了十來歲,一眼瞅見兩個人就不搭。結了婚這么多年,硬是改香刻苦能干,要不是我看石柱早不要她了。”冬梅扭身看了看窗戶,仔細聽了一下,石柱的呼嚕聲還響著,她稍微大膽了點,對秋蘭說。
    “要我看,改香這次跑了肯定是兩人鬧大了。我聽村里人說,改香人家跑到城里女兒家了。好像改香還捎了句口信回來,說是讓石柱原諒她還是怎么,具體咱也鬧不清楚。”秋蘭說。
    “什么?她還捎口信說那樣的話,她一個女人家要不要臉了?她比人家石柱老了十來歲,快別糟蹋人家了。石柱明顯是不想要她了,要不然也不會跑到我家里來。我一個婦道人家,一不能種,二不能扛,石柱能來我家過活,還說明對我還是有意思的。”冬梅聽了改香捎回口信,心里有點急,聲音明顯變大了。
    “老姐,我只是聽說了。人家家事咱也不好問。不過我看石柱也是變心了,換了誰也是,一個比自己大十來歲的人跟自己生活,日子哪有什么盼頭。石柱今年五十多歲了吧,改香快七十的人了,倆人搭伴肯定會出問題。”秋蘭看到冬梅有點變臉,一邊帶有寬慰的意思,一邊說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嗯,有道理。”冬梅聽了秋蘭這么一說,覺得石柱肯定是自己的人了。
    “行了,冬梅姐,我也該做飯了。咱們有時間再聊天。”秋蘭說完起身走了。
    “秋蘭你慢點啊,要不就在姐家里吃飯吧。”冬梅的聲音揚起來。
    “不了,家里的還等著我回去了。你快做飯吧,他也該醒了,我明兒個過來。”秋蘭扭頭撂下了這句話,回家去了。
    天已經黑得通透了,月亮升起來,在天蓋的四十五度方向,凝視著人間,凝視著這座小村莊。遠處傳來了斑鳩的鳴叫,這樣的時辰,北中國所有的村莊都熄了嘈雜與聒噪,漸漸回歸寧靜與安詳。無論世界變化成什么樣子,無論鄉土與城市,家家都有它的哀樂。
    空氣流轉,天誰也擋不住,村里的人們都覺察出,夏天悄無聲息地來臨了。村里的孩童早已穿上了花花綠綠的衣裳,而上了年紀的人卻依然是長袖衣服,有的甚至不敢脫去秋褲。石柱在冬梅家里住了有一段時間,兩人相處的怪融洽。冬梅的兩個兒子也不會說什么,他們無緣無故就多了一個新伯伯,這個伯伯的意思就是爹的意思吧,因為石柱在冬梅家里就充當這樣的角色。
    有一天石柱扛著镢把去幾里之外的地里鋤草,正好遇見秋蘭也在自家的地里,秋蘭家的地和冬梅家的地緊挨著,都種著玉米。玉米苗已經長勢很好,已經齊膝高了。石柱走進地里,秋蘭看見了。
    “石柱哥,你也來鋤地啊。”秋蘭搭訕著說。
    “嗯,再不鋤地過幾天就鋤不動了。”石柱看了一眼秋蘭,緩緩地說。
    秋蘭環顧了四周,除了幾只火燕鳥在荊棘上叫囂著,再無旁人,她走到石柱邊說:“石柱哥,有人從城里捎回口信來,是改香姐的。轉達給我,嫂子讓我告訴你,她以后不會再和你吵了,說這次吵架兩人都有錯,這次是你們分開最長的時間。嫂子說這么些年你們都堅持下來了,如今都是要入土的人了,還每天拌嘴,不應該。看在兒女的面子上,她想和你好好過日子,平平靜靜地走完余生。”秋蘭一口氣說完。
    石柱聽了秋蘭的話,心里被蟄了一下,蟄的這一下,差點就涌向眼睛,讓這雙眼睛濕潤起來。
    石柱點了一支煙,心想:
    這個女人我并不是和她沒感情,她為我生兒育女,忙里忙外,操心打拼,苦活重活都能干,我很感激這個女人。二十幾年前,我們結婚,我就有點在意她的年齡,她比我大十幾歲,實在是我找不下,要不然肯定不會跟她結婚。現在該來的都來了,如今兒女都已長大成家,我的心事也算了了。我現在實在不能看見一個老婆子在爐臺邊晃悠,現在要她也沒什么意思,還每天吵架,不如就此分開,各奔前程。
    石柱這支煙抽了幾口,想起還沒回答秋蘭的話,他說:“我知道了,你看我平時不愛說話,但我心里比誰都清楚。改香的話我收到了,秋蘭你也知道我現在的情況,我和冬梅雖然沒有結婚,但是現在過得挺好,我們能這樣過下去不挺好嗎?現在她在城里女兒家不也過得挺好嗎?我知道改香她人不壞,就是嘴毒。可是她都一把年紀了,身體也不好,我們已經不是一條路子上的人了。年齡相差,每天還吵架。這件事就這樣吧。”
    “石柱哥,不是我說你,你和冬梅姐的是鬧得全鄉的人都知道了,你們又沒有什么名分,而且各自有各自的家庭,子女都那么大了。冬梅姐雖然死了男人,但是人家兩個兒子都是好勞力,你現在這么拼命為的啥。村里人說你到了冬梅姐家里比在自家勤快多了,那個院墻她男人多少年都沒筑起,你到了,不到一下午的工夫全磊好了。我覺得你還是多盤算盤算。”秋蘭這樣說出心里話,也算是對石柱的吶勸。
    “冬梅不是那種人,你沒聽村里人說,自從我到了冬梅家里,她吵得菜也香了,她那倆兒子也乖巧了嗎?我在冬梅家里是比較拼命,但是我拼得比在自家高興,有心勁兒。”石柱一邊鋤地,一邊說,一根煙也抽完了。
    “你不也有一雙兒女嗎?你怎么不考慮他們的感受。這次捎口信的人說,你女兒說了,說你對她媽的樣子會傳染到她弟弟身上,她弟弟現在也不務正業,在外面打拼多年沒有好成效,回來還問姐姐要錢。你女兒還說,她弟弟在外面勾搭不三不四的女人,活生生是學了自己爹了。”秋蘭說。
    “我這兩個孩子我沒教育好。我那兒子我現在就不管他,他愛干什么干什么。指望著他倆養老,想都不用想。要是有一天能跟冬梅結婚了,明媒正娶那種,在民政局領個結婚證,她那倆兒子還不得孝順我呀。”石柱說。
    “石柱哥我沒什么意見,我是個外人,你們自己的事自己掂量。我是冬梅姐的鄰居,難免知道的多一些。我說的話你也別放在心里。你怎么想的我也不管,冬梅姐是什么人我也知道,左右鄰居這么多年,雞飛狗跳,誰家不知道誰家的情況。我只是提個醒。”秋蘭這個人總是這樣,見什么人說什么話,因此秋蘭在村里的名聲比較好,城里捎回口信基本先到秋蘭這里。秋蘭在村里基本不會得罪人,她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村里人的話,精著呢。
    “秋蘭我知道你的好意。我跟冬梅處上了,而且越處的時間長,我覺得冬梅好看了呢,你看她那雙眼睛,靈泛得很啊。”石柱的眉眼忽然舒展開來。
    “哦哦,快鋤地吧。”秋蘭知道石柱越發來勁了,趕忙圓場,她知道石柱現在正在水深火熱之中,誰也別想將他拉出來。她一步一步,弓著腰,玉米地里的雜草一根根倒下了。
    中午的太陽毒辣辣的,但是村莊地勢較高,因此不時會有一陣清爽的風吹過來,大片密密麻麻的玉米苗就隨風擺動。這陣風也給鋤地的人們帶來涼爽。夏天的風總是款款綽約,這時的風仿佛帶著濃烈的莊稼的味道,這是一年一度莊稼人最熟悉的味道。秋蘭的地小,快到中午時就鋤完了,給石柱打了聲招呼,自己先回家了。石柱的地稍微大一點,他想著鋤完再回去吧,反正冬梅也會為他留著中午飯。他索性脫了上衣,露出光背,在太陽的炙烤下,石柱背部滲出很多汗水。而且石柱這個時候偶爾還能感覺到一陣眩暈。
    冬梅在家里正等著石柱回來,她的兩個兒子也有點餓了。冬梅在鍋里下了面,索性讓兒子先吃了,然后再去叫石柱。
    當冬梅坐在炕上吃面時,忽然聽見了院子里小兒子在大聲喊:“媽——媽,快點,我伯伯倒在了院坡上。”
    冬梅麻利地跳下炕沿,汲著鞋跑出去了。此時她看見兩個兒子已經抬著一個人往家里的方向來了,冬梅定睛一看,這人正是石柱,她迅速朝著大兒子招手,一只手來回搖擺,配合著口型,意思是不要抬回家里。大兒子明顯明白了母親的意思,他給小兒子使了個眼色。接著兩個人將石柱抬到了他家上面的石柱家院子里。冬梅跟在后面,她氣喘吁吁來到石柱家的院子里,立馬就蹲在石柱身邊,從石柱褲子口袋里掏出了一串鑰匙,用這串鑰匙打開了石柱家的門,兩個兒子將石柱抬上炕。此時的石柱正在昏迷當中,不過氣息還很強烈,可能是意識不清楚。“去,去下面喚你張伯伯去,讓他拿著藥箱來。”冬梅跟小兒子說。小兒子聽了跑出去喚赤腳醫生去了。
    “現在怎么辦啊?”大兒子已經二十多歲了,畢竟經歷比較多,他顯得有點淡定。
    “先看醫生怎么說吧,這個石柱也是,怎么這個時候病下了。”冬梅有點抱怨。
    “媽,你怎么不讓抬到咱們家里,我看石柱伯伯就會往咱家走,都這個點了,恐怕是餓暈了吧。”大兒子說。
    “你傻呀,萬一有什么三長兩短,咱們母子哪能擔待得起。”冬梅說。
    “我覺得這么長時間了,石柱伯伯這個人不錯,對咱家人都好,怎么也不能不管啊。”
    “我說不管了嗎,你這孩子,這不是給他請醫生了嗎?你還小,很多事不清楚,媽現在這樣做你以后慢慢會明白的。”
    “那下一步怎么辦啊?伯伯都這種情況了。”
    “我看也是餓暈了,這幾天太陽比較毒,上火攻心。我估計也沒什么大礙,不過還是得預防著點。等會輸了液我就托人捎口信讓改香回來,伺候他男人。”
    “這樣做是不是有點那啥了,你跟石柱伯伯到底是什么關系啊。”大兒子說。
    “這你就別管了,大人的事你們小孩別操心,以后慢慢就知道了。”
    說話的功夫,赤腳醫生背著藥箱來了,他上了炕,掰開石柱的眼皮看了看,問:“怎么暈倒的?”
    “我們也不知道,今天正吃飯,倆兒子就在外面喊我,我出去一看,石柱倒著我家院坡上。”冬梅有點心虛地說。
    “他沒吃什么東西吧,最近吃飯怎么樣呢。”赤腳醫生說。
    “他中午還沒吃飯呢……”這句話并沒有被大兒子說出來,剛說到一半,冬梅就打斷了,冬梅接著說:“可能是最近有點累吧,他就暈倒了。”
    “先給他輸點液看看吧。”赤腳醫生說。
    安頓好了赤腳醫生,冬梅讓兩個兒子守在石柱身邊,臨走前一再叮囑,有什么不好的情況就叫她。
    冬梅出了石柱家的院子,徑直走向秋蘭家里。她來到秋蘭家里,才發現秋蘭不在家。一定是去地里了,冬梅想。拔腿就走,冬梅攆到地里時,秋蘭正好在鋤地。
    “秋蘭妹妹啊,你說那個石柱,他早不得病,晚不得病,偏偏在我兒子回家時得病,幸虧我兒子發現及時,把他抬到了他家,因為他暈倒的地方正好離他家比較近嘛。我還為他請了醫生,現在輸上液體了。”冬梅開口就說。
    “什么時候的事,石柱哥今天在地里還啥事都沒啊。”秋蘭說。
    “我也說么,能有啥事。他暈倒了,不知道是以前就有毛病還是新落下了的病。石柱他也算命好,那是正好被發現了,要是遲上幾個小時,躺在那坡上,還不一定出什么事呢。”
    “不說這些了,都是上了年紀了人了,馬上交六十了,有點病患也正常。我想問,現在他怎么樣了?”
    “村里張醫生已經輸上液了,說過會看什么情況。”
    “哦,這樣啊。老姐,你急匆匆跑來不會就為了告訴我這件事吧?”
    “唉,秋蘭,咱們是多少年的老鄰居,你看咱們姐妹一場,今天我也不瞞你了,你是咱們村比較有水平的人,姐想麻煩你捎個口信,說幾句好話,把石柱的女人改香喚回來。”
    “老姐不是我說你,人家石柱哥在你家里受苦受累,你高興的時候就把人家當人看,你不高興了就不要人家了,這可是你的不是啊。”
    “妹子你看你說的什么話,人家石柱和改香是正式夫妻,我算個什么呀,人誰還能不犯個錯誤啊,再說當初石柱來我家又不是我求著讓他來的,是他自愿的。現在石柱這個情況,我看還得人家改香回來,你也算幫幫忙,做件好事,姐會記你好的。”冬梅越說越表現出一種求人辦事的姿態。
    “好吧好吧,不過我得看著人家誰去城里,才能捎信,現在手機號也不知道。”
    “行吧行吧,那就拜托你了。那我先走了,那邊還需要我呢。”冬梅又急匆匆地跑回石柱家里。
    石柱躺在自家炕上,均勻地呼吸著,只是意識還不見清楚。
    兩三天的時間,口信終于捎到了。改香聽說石柱病倒了,也聽說了事情的緣由和經過,幾個月時間的生疏,還是怪想念石柱的,她坐著客車第三天趕回了家里。改香回到家里,看見冬梅的大兒子守著,就將他打發走,自己則守在炕上。改香看著液體一滴一滴流下來,眼淚灌溉了她的雙眼,她自言自語道:老頭子,快點醒醒啊,以前都是我不好,咱倆受了一輩子,老了還鬧這種別扭,都說一日夫妻百日恩,老了活得就是老伴,你怎么還貪心別的女人,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個女人的人品,我是比你大了十幾歲,你嫌棄一輩子了,也沒見你離開我,這段時間這是怎么啦?改香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老淚縱橫。
    石柱的呼吸聲變得強烈起來,屋子里除了改香,一切東西都發現,石柱的雙眼里滲出了滾燙的淚水。
    上一條: 雞血腰佩
    下一條: 不要對我施以援手
          青年文學家雜志社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9--2024 www.cjcfootbal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工信部備案:黑ICP備19006430號       黑公網安備 23020202000085號
    版權所有:青年文學家雜志社   咨詢電話:0452-2429996      LinezingStat   
    80彩票 www.sharebearapp.com:井陉县| www.elalumbramiento.org:泸定县| www.f2767.com:亳州市| www.yadayang.com:顺平县| www.812760.com:塘沽区| www.0830d.com:西和县| www.msmicrosoft.com:轮台县| www.7mbct.com:磐石市| www.sx888fc.com:霍州市| www.andyhennegan.com:天镇县| www.sunandsnowkennels.com:来安县| www.royal-factory.com:怀安县| www.chinacheapshop.com:绥江县| www.mchor.org:镇原县| www.oxford2cambridge.net:天峨县| www.pentucketpride5k.com:金溪县| www.zhiminjia.com:白河县| www.danwolfforsenate.com:涡阳县| www.41en.com:山东省| www.gw315shop.com:衡南县| www.chiangmai-deal.com:扎囊县| www.bailinet.com:青海省| www.bwbuffaloridgeinn.com:怀来县| www.zzjiuda.com:城口县| www.e-andac.com:上林县| www.zcfpw.cn:义马市| www.uncanventional.com:灵宝市| www.fromussr.com:屏南县| www.paulovarelahairspace.com:新干县| www.gxcjg.com:托里县| www.johnmarquisford.com:山阳县| www.thegreatmuseum.net:顺昌县| www.shanggao-valve.com:长治县| www.schillofinancial.com:花垣县| www.riseaboveself.org:高淳县| www.jbenet.com:尉氏县| www.rotary-lime-kiln.com:古浪县| www.mitchmustgo.com:江口县| www.ao-to-ao.com:普兰县| www.f6557.com:宣武区| www.586652.com:怀远县| www.joabiz.com:沅陵县| www.mayaramegiolaro.com:惠东县| www.brilliantgarmentco.com:乌恰县| www.sijitc.com:江津市| www.cnxhy.com:余姚市| www.yfzs0615.com:尚义县| www.messinginaction.com:平塘县| www.ynkana.com:蚌埠市| www.braedenarnold.com:绥江县| www.alhondigadigital.com:安宁市| www.ourmanufacturers.com:神农架林区| www.hg61789.com:锦州市| www.cp7721.com:德江县| www.lyhszp.com:河北省| www.qdsej.com:梓潼县| www.reward-risk.com:镇江市| www.jk852.com:黎川县| www.falsestop.com:百色市| www.dianpuyu.com:内丘县| www.nickvuj.com:开原市| www.yfsco.com:榆树市| www.cdynz.cn:本溪| www.baidu48.com:巴楚县| www.365zhy.com:麻江县| www.r7678.com:惠州市| www.senimarmer.com:四会市| www.stokistgreenworld.com:潮州市| www.urbanistablog.com:三门县| www.sqyztzzxyxgs.com:林西县| www.cp3929.com:绥江县| www.agusrahmat.com:分宜县| www.asrgame.com:威远县| www.nj-tyjx.com:循化| www.yr597.com:林口县| www.adamandsamlove.com:元朗区| www.cdzhyz.com:玉田县| www.africanshawlsupplier.com:吴忠市| www.fulibat.com:沁阳市| www.mitchmustgo.com:莱阳市| www.yusxaf.com:海安县| www.ligu-coating.com:肃北| www.skzs-china.com:湟中县| www.suprasneakersbuy.com:历史|